【蟒獒】都是你·8

【预警。


ooc,主要角色死亡,道德问题,情节狗血。


生物学家许昕×运动员张继科。


你们猜今天有没有么么哒,猜到了就把两个么么哒都给你们。】



第二天张继科醒过来的时候没有在许昕怀里面,他下床满地找人,小兔子吊着点滴还在睡觉,药液只剩下一点点,按亮电子钟发现快要八点了,他还没完全醒过来,迟钝地觉得奇怪,挠了挠后脑勺的头发蹲下来思考许昕去哪里了。

许昕在阳台打电话,他站在冰凉凉的空气里欢喜鼓舞,全身的细胞都兴奋得不行,收起手机的动作都带着那股开心劲儿,像是,像是什么呢,像是春天的熊,他和那只叫张继科的小熊抱在一起,毛茸茸软乎乎,他们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要玩整整一天。*

“哥?你怎么不穿鞋蹲地上!”

“你上哪儿去了呀……”

许昕把那个蹲在地上团成球的小熊举起来放在沙发上,他委屈地认为都是许昕的错,皱着眉把责怪的眼神放在许昕身上,许昕没看他,正忙着把自己的衣服撩起来把他冰凉的脚塞到肚皮上面,那里柔软温暖,叫张继科奇异地不生气了。

“穿拖鞋啊,现在还没有暖气呢,秋天多冷啊,一会儿你打针,然后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里啊。”

“不告诉你。”

“芝麻开门!”

“那也不告诉你。”

“西瓜开门!”

张继科的手指头在他脑门上挠来挠去,好像能把答案从他脑子里抓出来一样,他们身处什么电影吗,可能是哈利波特,许昕笑起来,从茶几格子里掏出袜子给张继科穿上,然后托着大号毛毛熊的屁股去给小东西拔针头,闹钟都响啦。

“许昕。”

“嗯。”

“我想吃西蓝花。”

“可以。”

“奶油蘑菇。”

“可以。”

“红烧许昕。”

“爆炒许昕。”

“许昕天妇罗。”

“许昕汆丸子。”

“还有没有许昕了再去买一只,要剃了头发的。”

“没有许昕了,要去张继科家里抓了。”

“你不能抓我的许昕。”

“为什么?”

“我的许昕是会下蛋的金许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昕抱着张继科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想把他再次哄睡,他容易累却不容易睡着,在怀里轻得像一块羽毛,路过床边的时候伸手扯了块毯子把他包住,耳朵支棱着从毯子里冒出来,是他的大耳朵图图,额角红着眼角也红着,张开嘴打了一个哈欠流了一点泪,靠在自己肩膀上小声地哼哼。

“睡不着啦。”

“那也闭着眼睛一会儿。”

“二二。”

“嗯。”

“你到底要带我上哪儿……”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还有四个小时我才能打完针!”

“那就等四个小时,很快的,我读书给你听,要不要?”

“不要。”

“爸爸……”

“别拽他毯子。”

“哦……”

“许昕你怎么那么凶,小兔子怎么啦?”

“煎蛋……”

“许昕快去。”

“张希罗你不要得寸进尺,阿姨的包子你前几天吃的也挺开心的,干嘛叫我煎蛋?”

“爸爸许昕凶我。”

“许昕!”

“不是……我……他长大了!”

“许二二他都没有你腿高。”

“那他也长大了。”

许昕抱着穿斗篷的大侠张继科,十分无力的辩解那个小魔头已经七老八十,天山童姥爷你资道吗。而张继科表示我不听我不听,他拿脚背磕了许昕一下,叫他赶快去做饭给姥爷吃,并且放下大侠,有伤风化。

“张希罗我真的记仇的。”

“爸爸许昕又凶我。”

“他没有凶你。”

张大侠还是向着他的,厨娘许昕一下就被取悦了,把张继科放在洗手间之后叼着牙刷煎蛋去了,张希罗站在小凳子上跟着张继科刷牙洗脸,然后牵着他走回床边支起输液架子,给他盖了毯子之后啪嗒啪嗒跑去给护士姐姐开门。

张继科眨眨眼睛,觉得有一点点违和,可能许昕说的对,他真的长大了,想想那时候恐怖的生长速度和这几天小家伙越来越沉默的样子,张爸爸有了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惆怅感。但是张希罗握着他,抿着嘴盯着长长的滞留针头慢慢地扎进皮肤里,显而易见地开始伤心,最后竟然开始掉眼泪,张继科用没缠住绷带的手抱他,拍拍后背擦擦眼泪。

“好啦好啦,不疼的!”

“骗人……”

“真的呀。”

“许昕!”

“你叫他干什么?”

“哎!你先过来把蛋吃了!”

“你先过来!”

“哎你还讲条件是吧!”

许昕气势汹汹地走过来,端着粥和水,先没气势地把小桌子撑开,把勺子递给张先生,捂住他耳朵,然后才啪叽一声拍在床头柜上,立着眉毛去看小张先生泪汪汪,拿手指头把小东西戳了一个跟头。

“他像你这么大都不哭了,你比他还大怎么还哭。”

“他疼吗?”

“疼。”

“继科你骗我。”

“你们俩现在是一伙儿的了?”

张继科往嘴里添了一口粥,咽下去之后发现矛头转到了自己身上,他捏着勺子目瞪口呆,被许昕拿着药油摁住擦,小张得到结论之后就跑去吃煎蛋了,一点没有同情心,任凭张继科在身后嗷嗷叫。

“许昕许昕!”

“干嘛呀。”

“疼。”

“要什么?”

“要亲亲。”

许昕用手心把药油揉开,把吻落在没长犄角的一边,冠军先生现在撒的一手好娇,打他一巴掌给他十个枣子,叫他的心疼完全露不出来,只能乖乖地被牵着鼻子走。但是他愿意的,有多想不开才能叫张继科难过,要是能的话真想给张继科表演个下蛋,叫他知道下蛋许昕,许昕中的战斗二。

张继科把手伸出来一点叫许昕握着,张希罗自告奋勇地给他们读了莎士比亚,英文版的,跑遍全球比赛也只会说this one,that one和thank you 的冠军先生没顾得会不会滚针,啪啪啪地鼓起掌来,许昕按着他不让他动,然后替他鼓了四分钟,加起来一共是五分钟的掌声,为了张希罗小先生的。

“小兔子你真棒。”

“嗯……我会更棒的。”

“好!非常像我!”

“爸爸要看我打球吗?”

“许昕?”

“不是我教的。”

“不是许昕教的,爸爸你想看我可以学。”

“不用了,你喜欢什么就干什么,我还有什么呀。”

“有我。”

“是是是,我们小张先生。”

许昕盯着张希罗,等他看过来的时候微微地点了头,小兔子扑过来亲了张继科一下,然后跑出去看录像了。张继科捏着许昕的手指头玩,突然打了他一下,许昕委屈地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的看了他哥一遍,然后缩到了床尾。

“你打我……”

“对呀。”

“为什么……”

“不为什么。”

“这么不讲理?”

“对呀。”

许昕的震惊持续了很久,他挂着委屈脸,直到张继科打完了针,阿姨来做午饭,吃完午饭交代阿姨帮忙代管一下张希罗,交代张希罗不要吓到阿姨,然后出门坐上了车,还是没想明白张继科为什么要打他,他以为他们两个天下第一好的。

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就释怀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比张继科为什么打他重要的多,想想车后备箱的东西心就开始扑通扑通跳了,他一定能表现好,以博士学位发誓,不,以他姓许发誓。张继科现在倒是不兴奋了,也没有刚才那么好奇,大概是春游,许二二昨天在他耳边念念叨叨的,会再出去玩。

快到的时候许昕掏出一个眼罩给了张继科,他笑得神秘兮兮的,张先生表示可能会有鲜花和彩带,如果野外的话可能没有蜡烛,因为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他乖乖地带着眼罩,在黑暗里被许昕牵住手,下车,走一小段,然后听见后备箱的声音,眼罩被拿开了,一大堆气球扑到他脸上,许二二笑得像每次搞浪漫一样傻。

“你快穿上西装,我要跟你结婚!”

——tbc


*《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

评论(64)
热度(122)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