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都是你·9

【预警。


ooc,主要角色死亡,道德问题,情节狗血。


生物学家许昕×运动员张继科。


保持不住每一更的字数了,我好啰嗦,下次会不会标错序号啊,结婚什么的可能跟你们想的有一丢丢的不一样。


 都是谁的么么哒来领一下,没有评论的不要捣乱。】




“我不同意。”

张继科罕有地在许昕面前露出了严肃的表情,他皱着眉咬紧了牙关,许昕甚至看见了他脖子上的青筋,哦惹他生气了,许昕后知后觉地开始手足无措。这样的张继科许昕从来没有见过,好像从一开始就是现在这幅纵容的样子,他的暴烈和严厉,凶悍和冷淡,许昕通通都没有见过,而现在的张继科的眼神里酝酿了一场暴雨,许昕觉得有点怕,又窃喜地期待着张继科跟自己发一场火。

张继科看着许昕的表情从害怕到解脱,甚至开始期待,突然就骂不出声,他男朋友是个小孩子,科学家身上的狂热和天真糅在一起,他的眼神望着你,如同望着世上唯一的光,他要是爱你,他要是爱你,就会这样看着你。许昕一瞬不瞬地盯着张继科,慢慢地觉得比刚才更要慌乱,因为张继科好像不是要发火,他可能是快要哭了,然后自己的眼睛被捂住,张继科浅浅的鼻息喷在他的脸上。

“不是你错,我不会骂你的。”

“你不要哭……”

“我没哭,许昕,我不是因为你才死的。”

“你不要生气……”

“我没有生气,你把我照顾的很好,你没有错,知道吗。”

“可是你要死了……”

“人都会死的许昕,人都会死。”

“可是我想你活着……”

“我在努力,你也在努力,你很好。”

“我没做到……我没有办法……”

“谁都没办法,不光是你没办法,你找了那么多人,那么多,来给我看病,你已经尽力了。”

“不是这句!不是!不是!我很厉害的!为什么我治不好你!”

“许昕。”

“对不起……我不应该喊……哥我错了……你不要生我的气……”

“别哭。”

张继科没有继续捂住许昕的眼睛了,他捧着一张满是泪水的脸,许昕低声地在他掌心啜泣,睫毛眨动着把一滴一滴的眼泪挤出眼眶,湿润的眼睛仿佛孤独的星球。他执着地望过来,接吻的时候也睁着眼睛,张继科被他抱在怀里亲吻,眼泪落在他的脸上好像两个人都哭了。

“干嘛不跟我结婚。”

“你知道……我……”

“我就要跟你结婚,你死了我丧偶。”

“傻话!”

“你要我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地找谁?”

“总有……”

“哪来另一个你?”

“许昕!”

“求你了,跟我结婚吧,我想要你,我想我拥有你余生的每一天,我想我是你的合法家属,我想要这个,你给我吧。”

他掏出戒指来了,然后单膝跪地,凉凉的嘴唇还带着湿意,贴在无名指的指根上,他就是不肯罢休,张继科仰着头吸气,他得让自己拖家带口地去死,谁招惹的这个小混球来着的。是自己,张继科挫败地把紧握的拳头松开,那个凉凉的指环就把他拴住了,许昕欢欣鼓舞地喊出声,张开手跑来跑去,然后一把抱起他来,高兴得要疯了。

“教堂!教堂!”

“你还……”

张继科话没说完,他男朋友从兜里掏出一根长长的钥匙来,他这才注意到他们的车停在了一个教堂旁边,它有点旧了,但是不妨碍红色的尖顶直直的指着天空,好像所有宗教式的建筑都带着这种弃绝尘寰的气质,张继科歪着脑袋盯着外墙那一块的浮雕,没懂那个夸张的图形到底是什么。

“哥?”

“啊……”

“进来吧我的新郎。”

“那你是我的新娘不。”

“可以啊。”

张继科翻了个白眼,跟着他走进那个肃穆的城堡,这跟他想的其实不一样,电视剧里的教堂都灯火通明,其实白天的教堂只有一束阳光从屋顶的窗户洒进来,采光好得根本不用灯,两个人牵着手走过短短的过道,对视一眼把手放在布道台上,他们的心砰砰跳,好像要做坏事。

但是其实是好事,张继科凑过去咬了一口许昕的脖子,留了个浅浅的口水印儿,许昕眨眨眼睛,也凑过来咬了一口他哥,牙齿贴着突出的一小块脊椎骨就跟交换了什么东西一样。两个人开始立正站好,许昕从口袋里掏出誓词,扣着张继科的手把他拽得更近,清了清嗓子然后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With this hand,  I will lift your sorrows.  

Your cup will never be empty,  For I will be your wine.  

With this candle, I will light your way in darkness.  

With this ring,  I ask you to be mine.”

他们看过这个电影,张继科想,那时候许昕曾经结结巴巴地想要跟着念,但是这几句话好像会让人舌头打结,试了很久都没成功,他不知道许昕默默地练习了多久,但是只要一想到许昕曾经在那些看着他的平常光景里面嘟嘟囔囔地背诵这种甜蜜的话,心脏就像被人抓着按进了糖罐子。

“Yes,Yes,Yes,Yes,Yes,Yes,I do.”

“你说这么多我会感动的,但是接下来……”

“啊?”

张继科眨眨眼睛,乱七八糟地在自己身上摸了一通,找到手机之后慌慌张张地百度,许昕看着他手忙脚乱,又亲了他一下才把录音笔掏出来,拿走冠军先生现场百度的誓词,死死地憋住偷笑的声音,但是非常糟糕地没憋住,转过去笑了三声。

“许昕。”

“哎。”

“我要跟你离婚。”

“哎哎哎!没结完呢!我不笑你了!”

“快点!”

[许昕,你是否愿意跟张继科先生结婚,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你生命的尽头?]

“我愿意。”

[可以亲吻你的新郎了。]

“你别自问……”

许昕打断他的话,笑着把嘴唇凑上去磨蹭,哄不开齿关就一下一下地亲过去,像小孩子一样发出啧啧的声音。张继科被他烦得不行,腰被环着挣脱不开,只好用手掌去推这个讨厌的家伙的脸,突然发现自己穿着野餐的白T恤,还印了一条小胖蛇,而许昕穿了一件连帽衫,胸口是个大老虎。

“许二二,西装呢。”

“后备箱里。”

“你好傻啊!”

“那你不是……”

“我?”

“我,怪我。”

“本来就是你……”

“对了!”

“啊?”

张继科看着狂奔而出的许昕,不明所以地挠挠头,手指放下来的时候盯着那枚戒指发呆,摘下来看看发现内圈还刻了许昕和他名字的缩写,后面跟着一句什么看不清楚,真是辛苦刻这种定制的师傅了,要是藏族人或者什么其他民族的,那还刻的下不,正想着呢,许昕抱着一团红色的不明物体就跑进来了。

“许昕,你说戒指里面……这是什么?”

“九十九朵红玫瑰,永远爱你,求婚必备。”

“跪下!”

“吾皇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小许子。”

“嗻,皇上~您刚才说戒指,戒指您不喜欢吗~”

“别浪。”

“奴才不嘛~”

“我说戒指里头刻字,要是个少数民族,后面那句话就刻不下了,后面那是什么意思?”

“你那个是,我属于爱我的人。”

“还不一样吗?摘下来我看看!”

“不给。”

“放肆!要抗旨吗!”

“哈哈哈哈奴才不敢,给你看嘛~”

“你这个怎么就我一个人的名字啊……”

“因为我的心中只有你啊。”

“朕要治你狂悖之罪,以下犯上,成何体统!”

“皇上~臣妾真心爱您~”

“后面那话也不一样,这又什么啊……”

张继科认认真真地捏着那两个光溜溜的戒指,比来比去还是自己的好看,因为有许昕还有自己,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许昕把玫瑰替他拿着,环着他的肩膀一晃一晃地往出走,顺手解答了他的问题。

“我属于我爱的人。”

“朕要交给你个重任,小许子。”

“皇上您说吧~奴才鞠躬尽瘁死——”

“你再胡说八道一个我看看?”

“我错了,我的小皇帝,要我干嘛呀。”

太阳已经开始落了,许昕把花还是扔进后备箱里,看看那两套没用上的西装痛心疾首,转念一想又没什么可遗憾的,他还是跟张继科结婚了呀,只要结果正确,通往它的路怎么走根本不重要。可是等了半天张继科也没说要他干什么,收好花关好大门了,许昕再次在张继科面前单膝跪地,亲了一下他的手指头仰头看他。

“怎么啦,要我干嘛?”

“要不你别爱我了。”

“我不。”

“我讨厌你,不喜欢你了,你走开!”

“不走不走,爱你一辈子!”

“我的一辈子到头了!”

“我刚才发誓的时候是直到我生命的尽头,哼!”

“就你厉害!不玩了!”

“哎~皇上等等臣妾!”

——tbc


评论(46)
热度(109)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