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得偿所愿

【短打。


这个杀手不太冷,蟒獒32/15年龄差。道德丧失。


 @喝他三两杯 我的好杯,旅途愉快啊(。・・)ノ】



今天我们去哪里呢。

小奶狗紧紧地牵着他的手,另一只手抱着那颗水仙,张继科相信它会开花,走到哪里都带着,每天给它浇水,擦叶子,比跟他说的话更多,许昕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的地位降到了第三了。

不对,你是第四。

哈?

第一是花,第二是我,第三是你的电脑,第四是你。

为什么我的电脑都比我靠前!

它会赚钱,你不会。

许昕觉得好冤枉,明明是他帮电脑开机电脑才能赚钱的,为什么他没有功劳,但是他讲什么道理呢,那是他的张继科。也就是路边捡的小狗,许昕常年满地乱窜,他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写游记,拍照片,偶尔给特色美食做推广,他遇见张继科的时候是五月,哗哗下雨,张继科站在屋檐底下伸手,接到一点水之后喝进去。说实话相当的泰然自若,如果许昕躲进去之后他的肚子没响的话。

许昕做得对的是给他一个包子,错在包子是凉的。谁想到雨水都能喝的少年,吃了个凉包子就上吐下泻了,不对,许昕后来反应过来,根本就不关包子的事儿,都怪雨水。张继科根本就不知道护士是怎么觉得许昕虐待他的,反正最后他醒过来的时候,那个给他包子的好人正一副屈打成招的表情,兢兢业业地给他握着输液的管子。

你被打了吗。

没有。

哦。

你家里人呢?

没有。

哦。

这就是所谓冤孽,他们都孤身一人,茫茫世间总要结伴而行的,许昕带着他从南走到北,又从白走到黑,张继科从个小豆丁,长成了大豆丁,他十五岁,辗转中靠着网课和许昕变成了一个合格的……诗人。说起来心虚,许昕搞明信片的诗都是张继科写的,但是他不肯署名,他擦擦自己的水仙的叶子,问许昕要冰淇淋吃。

这批的图还没词儿,一张图一碗冰淇淋。

成交!

斗志熊熊的小奶狗把水仙抱出去晒阳光,撸胳膊挽袖子掏出了一根铅笔,咬了半小时指甲搞出来一篇,然后瘫倒,要许昕先支付一支冰淇淋,要不然不写了,没油了。许昕站起来把空调调高一度,出门给他买冰淇淋,景区周边,贵得肉疼。

张继科吃东西看着就觉得这个东西特别好吃,眼神里都散发出对食物的虔诚,许昕停下敲键盘的手,修图修得他觉得自己是个色盲,他瞥了一眼又一眼,小奶狗露出了了然的笑容,但是就不给他吃。

给我吃一口吧。

双倍。

双倍就双倍。

给。

啊呜。

卧槽!

只剩下蛋卷,许昕的腮帮子鼓着,冰的半边脸都麻了,可是小狗失望的样子好可爱的,他忍不住去戳他气鼓鼓的脸颊,张继科撇撇嘴,眼泪在眼眶里积蓄,肩膀都塌下来了。许昕慌了一下,勉强一口咽下去,觉得自己都要结冰了,他抱着小狗哄,发誓再也不这样了。

许昕。

嗯。

我爱你。

许昕的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他的下巴抵着张继科的发旋,小东西肯定是个高个子,手脚都长,但是还没长开,团成一团窝在他怀里,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他小心翼翼地把小狗从怀里拿出来,想要亲一下额头但是没敢,他把张继科掰直,让他们视线相交。

你怎么知道你爱我?

你吃了我的冰淇淋,但是我不讨厌你。

这不说明什么。

这是我的初恋,你知道么?

你的初恋不是你的水仙吗。

因为这是你送我的。

张继科的嘴唇抿了一下,许昕瞪着眼睛觉得要不好,果然他扑过来了,然后嘴唇就被磕破了。疼,小奶狗吮着他嘴唇上的血,许昕不合时宜地想,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他得跟这个家伙解释清楚,他们只是抱团取暖,搭伙过日子,过日子妈的,许昕把自己绕进去了,并且觉得过日子这词儿用的还挺好。

但是他不能这么顺着张继科,那是个小孩子,没遇见过别的人,没想过别的可能,他自己都三十多了,年龄双倍简直禽兽。他们在一个下午进行了对谈,许昕坐在地上,张继科坐他对面,床上是那盆怎么照顾都不开花的水仙,凳子上是许昕的电脑,家庭成员到齐了。

我三十二岁了。

我十五岁。

你还没长大,而我已经在变老了。

我已经长大了,我也正在变老。

张继科我希望你严肃点。

许昕我希望你你讲点理。

说得对。

你爱我吗。

爱。

一副屈打成招的表情,张继科想,跟遇见自己的时候一样一样的。但是他是真的在抓着自己的手,像那时候认真地捏住输液管子一样,那时候从雨幕里跑过来的许昕,像是一个春天,砰砰砰地,不管不顾地,想跟他走。

许昕,人生总是这样能够得偿所愿吗。

你的一直都是。

·Fin·


评论(34)
热度(226)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