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见龙卸甲


【小道士和大妖怪,幼稚×3,ooc×∞。


马龙×张继科。


关爱作者,自觉评论,么么哒。】


 @千暮里 给阿来一个亲亲吧,考试加油啊。❤




小道士向道祖发誓,他没有打瞌睡地盯着那颗快要成熟的千叶莲,和水池里一弯峨眉月,和天上的月亮,和草丛里的小花儿,和一点别的。可那池水忽然就沸腾了,小道士气喘吁吁地比划了好大一个圈,咕噜噜的,很多很多的泡泡,正在听的老道士捏着自己的胡子,那可是个寒池,这极北之地就没有不寒的东西,况且那湖底下还有大妖。

“然后你捡到了这个蛋?”

“不不不,不是的!”

“那是什么。”

“它自己飞过来的。”

“这可是与你有缘,那你便养着吧。”

“它是热的,师父你不要吗,可暖。”

“我不要,那千叶莲如何了?”

“热死了。”

“还是煮了吃吧!”

蛋抖了一下,小道士白生生的小手捧着那个红通通的蛋,举起来要把它给师父,师父说煮了就煮了吧,虽然他们侍奉道祖,可是道祖没说不让吃蛋。老道士自己生气了一会,又把蛋塞回小道士怀里,灵气这么重,都是个小东西了,道祖没说不让吃蛋,可这是杀生。

“走走走,拿回去养。”

“哦。”

“晚上不许抱着睡觉。”

“啊?”

“修行之事……”

“不废朝夕……”

天气这么冷,抱着暖呼呼的蛋睡觉多舒服啊,小道士在心里想了一句,还是乖乖地抱着蛋回屋,然后找了旧衣裳给它搭了窝,拍拍蛋壳就去自己的床上睡觉了。第二天晨起他去摸蛋,没有昨天那么热了,小道士觉得这不是好事情,抱着它跑去找师父,他啪啪啪拍门,师父簪子歪着,一看就是刚刚起床。

“师父,修行之事,不废朝夕。”

“为师老了,不争朝夕。”

“师父所言甚是……可是师父……蛋不热了……”

“要生了。”

“咦?”

“从现在开始抱着,不要松手了。”

“那徒儿如何扫院,打水,给师父送饭呢?”

“你乖乖站着,为师自有办法。”

小道士背着刚刚师父给他编的背篓,一边扫院子一边觉得越来越轻飘飘,蛋有这么轻吗。傍晚的时候,小道士把昨天热死的千叶莲做了一碗莲羹,师父看着很痛心,但还是吃光光了。正在洗碗的时候他听见了咔叽一声。然后是密集的咔叽咔叽的声音,他以为见了鬼,道祖保佑,他怕鬼的。

没有鬼,他的背后动来动去的,放下背篓发现那个红通通的蛋生了个白生生的小人儿,像人参娃娃一样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眼水盈盈地瞧过来,小家伙正从自己的头顶掰下来蛋壳,然后放进嘴里,咔叽咔叽,发现小道士之后垂着眼睛想了一会儿,下定决心似的拿着一片蛋壳要递给他。

“我不要……你计几吃吧……”

“呜呜啊。”

小道士快要哭了,就算这不是鬼,蛋里面也生不出小孩子啊,而且这口音一看就不是本地的,不就还是鬼嘛。他抱着背篓撒丫子就跑,啪啪啪拍门,他师父开门了,簪子是歪的。

“真好看。”

“鬼……”

“什么鬼,一个小妖怪吓成这个样,为师要是先去,你如何好好侍奉道祖,不叫道观蒙尘?”

“师父你上哪儿?”

“不上哪儿。”

“不是鬼?”

“不是,是大妖。还煮了寒池的水,八成是朱雀吧。”

“哦。”

去睡觉吧,小道士抱着大妖怪,懵懵地往房间走,蛋壳根本没吃完,大约两成,小道士念念叨叨,他不要晚上吃啊,不要哇。所幸他并没继续吃了,揉了揉眼睛,扒着蛋壳的边开始用力。

“呐呐呐呐呐呐……”

“你干嘛……”

“呐呐呐……”

“你别出来啊!”

“呐……”

看起来是累了,小妖怪瘫回蛋壳里,只剩下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尖,小道士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一看,小妖怪正气呼呼地踢蛋壳。他的脚被粘住了,小道士捏着他的肩膀,稍微一用力,觉得小妖怪已经被拿下来了就松手了。一低头却发现他正扒着指甲看着他,鼓着脸给他吹了一口热热的气,就又蜷回去,掰下一块蛋壳枕在脑袋底下,呼呼地睡着了。

应该……不会半夜出来……

——tbc


评论(36)
热度(272)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