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见龙卸甲·4

【玄武和师父不指代任何人和西皮,本篇文章西皮为马龙×张继科。


温暖的味道。


关爱作者,自觉评论,不然就把你们烧成烤肉!】



“那是什么?”

“你看,我以前也不知道啊,是我的小道士告诉我的。”

“狂飙?”

“那是你的,我的是长白胡子的那个。”

“你把骨头给他了?”

“先不说这个,你知道阳光是暖洋洋的吗,朱雀?”

“那又是什么?金乌自己都不知道吧?”

“那是人妖殊途啊,朱雀。”

“听不懂。”

“人知道冷和热,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老病死就如同这一池千叶莲。而你,风霜雪雨不侵你身,你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你是这三尺不化寒冰。朱雀,你跟他一点都不一样。”

“你也是!”

“对,我也是。”

“你把骨头削簪子给你的小道士了。”

“我叫他不能死。”

“那我也能叫狂飙不死!”

大妖气哼哼地飞回道观里,他的小师父正在扫院子,他想知道为什么扫院子,又想到玄武那一通“不一样”的理论,硬生生憋住了。他总能知道的,用不着问那一着,大妖生来沟通天地,从不困惑。

“狂……”

“呜……”

“马龙。”

“嗯!”

“你……为何……”

“龙龙?”

“唤吾朱雀……”

“你不喜欢……”

大妖眼看着小师父要掉眼泪,只好飞过去给他擦擦,又吹了一口热气过去,好像是很喜欢的样子,立刻就不哭了,但是还是抽抽噎噎地,用手捏捏自己的胳膊,皱着一张脸。

“你不长大了吗?”

“可以长大。”

“哎哎哎哎哎哎哎!”

“抱。”

小道士眼看着小妖怪从他手里落到地上,然后迅速地蹿高成一个跟自己一样大的小孩子,衣裳居然是跟自己一样的,以前那么小都没看清呢,不不不,不是,这不是事情的关键,爪子呢,爪子呢。朱雀终于不用仰头看着小道士了,觉得很欣慰,为什么没有早早想到长高这件事情呢,只是小道士一圈一圈围着他转,还一直看着自己的腿。

“狂——马龙,你在看什么?”

“爪爪呢!”

“收回去了。”

“噫!怎么又又又出来了!”

“你想看。”

“看完了……”

“好,抱。”

他把爪子收回去了,小师父迷迷糊糊地想,然后就被抱在怀里了,暖呼呼,热腾腾的气息从朱雀身上传过来,不愧是大妖怪啊,好温暖。小妖怪没觉得什么,只是被蹭来蹭去的小师父弄得有点痒痒。

“朱雀……”

“嗯。”

“你好暖和。”

“狂飙,什么是暖和。”

“不要叫——你不知道的吗?”

“还有为什么要扫院子。”

“暖和就是热热的……扫院子是因为院子里有雪啊。”

“热热……的……”

“就是……”

小道士想了半天,又把手搓了一搓,还是不热,最暖和的地方应该就是那里了,于是他抱着大妖朱雀,对着他的脸吧唧亲了一口,然后沮丧地发现自己还是没有他暖和,肯定没有传达到啊,暖和的意思。朱雀被狂飙小师父一口亲得发懵,呆呆站着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本来是想告诉你就是我嘴上的感觉,但是我没有你热乎乎……”

“刚才的……”

“是亲亲!”

“甚好,再来一次。”

“那那那怎么好意思!要跟心上人亲亲的……”

“我不是你的心上人吗……”

“你是大妖朱雀,当然成不了我的心上“人”了呀。”

“妖怪怎么了!”

“不怎!”

“那为什么不亲我!”

“好,好嘛……”

朱雀见到这小道士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就生气,不就是亲亲,他也学会了,一狠心就也对着小道士的脸冲过去,结果两个人嘴唇相碰,出了好多血。小道士泪汪汪地尝到了一股非常非常清甜的味道,咂咂嘴又觉得十分热烈,有一股火热的气息从丹田里一直窜到天灵,他眨眨眼睛,对面的朱雀正把舌头伸出来舔舐伤口,他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话。

“我能再……再尝尝……”

“可以。”

“狂飙!”

“师父?”

“给朱雀大人道歉。”

“对不起……”

“大人,小徒无礼,请您见谅。”

“无妨,他既然——”

“告退。”

朱雀呆呆地看着玄武的小道士抱走了他的小道士,一跺脚生出一团火焰来,灼得青石板发出了咔咔的声音,叫他想起了小道士,他嚼着蛋壳的时候,一直偷偷望着他的小道士。所以温暖就是这个味道的,朱雀舔了一下上唇,忍不住回味,温暖真好,而他知道了,比玄武强得多。

 ——tbc4


评论(23)
热度(119)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