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獒】见龙卸甲·完

【完结啦!给自己撒花!piu~piu~piupiu~


马龙×张继科。


他们终于在滚滚红尘里一分不差地相遇,他叫马龙,如约而至。


自觉评论piu~】


他们又在道馆里居留了一段时间,朱雀准备带着小道士南下,可是狂飙不肯,他躲着大妖怪,闷着头扫地,洒水,做早课。朱雀跟在他屁股后头,不知道怎么哄一哄小师父,他只哄过玄武,玄武比小人儿好哄的多。

“狂飙……”

“不许叫我!”

“马龙……”

“哼!”

“为什么……”

“你叫我南下!南下去哪里!你说啊!”

“梧桐林。”

“为什么去梧桐林?”

小道士的表情有所缓和,他放下扫把端起茶杯,茶原先是没有的,大妖的浑身热火养活了那株茶树,它在某个早晨散发了清香,被路过的小道士闻见了,大妖困惑至极,还是听了小师父的话用妖力烹茶,然后尝到了第一口茶,小道士说香,朱雀把手戳在马龙脸上,他那个表情,叫做香。

“你先告诉我,花是香的吗?”

“是,但跟这个不一样的香。”

“香,还分种类?”

“对呀,花是香的,茶是香的,落了雨的草地是香的,还有你,你也是香的。”

朱雀趴在了石桌上,太难了,连他自己也是香的吗,但是他不知道啊,千万年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香的呢,就像金乌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暖呼呼的,小道士喜欢的那种,幸好自己也是暖呼呼的,要不然可要嫉妒到去找金乌干架。小道士看着困惑的朱雀,摸了一下他的眉毛,又跳下凳子亲了他一下,决心转移他的注意力。

“告诉我啊,去梧桐林做什么?”

“我住在梧桐树上,我想带你去看。”

“嗯……”

“你不欢喜吗?”

“可是师父说,如果他走了,我要好好侍奉道祖,不叫道观蒙尘。”

“那你不愿意跟我去……”

“我愿意的!只是师父说……”

“那就是不愿意。”

大妖察觉了那一点感情,他气得不能自已,盯着小道士半晌,终于展开翅膀飞了起来,盘旋了三两圈,之后头也不回地往南飞,他落在了梧桐林,归家之路比北上要走得快,他气得很,又觉得想要流泪,这样的感觉太多了,太重了,过了许多个日夜之后胸口都难受起来,于是他决定涅槃了。

他给玄武留了口讯,叫他帮忙照看一下小师父,就陷入到新一轮的沉默和觉醒里,可是玄武叫他了呀,他们遥遥相望,玄武说,你的小道士去轮回里了。人类的生命转瞬即逝,所以我才不叫他死,朱雀,你知道错了吗。

他不知错,大妖怪躺在树枝上晃着爪子,想着他的小道士,只是要再去寻他,他还要叫马龙,大妖展翅而起,在神州大地上巡游,他拜访了青龙和白虎,白虎团着尾巴在睡觉,青龙团着尾巴在涨潮。龙啊龙,你哪里好,高兴了下雨不高兴了涨潮,青龙翻了他一个白眼,虽然看不太清楚,龙太大,叫他变成人又不肯,说不许朱雀比自己高。

朱雀寻遍九州大地,竟然没找到一个叫马龙的小道士,他想这个人真是不遵守约定,要是叫马龙,他肯定一下子就找到了,他又坐在寒池边上,玄武踢了踢冰封的湖面,对这个几百年涅槃一次的好友感到没辙。

“人喝孟婆汤,为了忘却前尘。”

“那他不记得我了吗。”

“对。”

“他不叫马龙了吗?”

“都不记得你了,当然就不记得承诺了。”

“不行。”

“朱雀……你哭了……”

“什么是哭?”

玄武张开手抱了一下正在吧嗒吧嗒掉眼泪的小朱雀,他在四圣里面最高,涅槃次数多了甚至能行动自如,上天入地,可他还是哭了,跟自己一样,要被天道剥夺,然后进入轮回里去。

“朱雀,我要入轮回了。”

“为何?”

“我哭了,天道不许大妖知道感情。”

“那我呢?”

“你涅槃时天道无法感召,等一等就有了。”

“那你要见到你的小道士了,开心不开心呀。”

“开心,你呢,你负气而走,他想你得很,死的时候都流眼泪了。”

“流眼泪了……就是刚才那种……”

“悲。”

“嗯?”

“人管这个,叫悲。”

“我很悲,可是又喜。”

“你不怕,下一次他不好吗?”

“不不不,我从前长得不好,跟他不一样,翅膀,爪子,和长长的毛,他已经是世上最好的,我只担心我不合他的心意,叫他认不出。”

为你跌进红尘。

这回天道不叫我,只为你。

“我叫马龙”

“张继科。”

 

——end


评论(33)
热度(129)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