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新婚燕尔·1

【和 @一颗蛋卷 我的羊的联文,先婚后爱,我负责神经病的部分,羊你准备好了吗!


摄影师许昕×专栏作家张继科。


自觉评论,关爱作者,世界上只有一个我,你们要爱我。】


一开始许昕跟张继科对妈妈要身份证给他们过户房子这事儿没有一点点怀疑,许昕爸爸早就说郊区的老宅拆了给许昕买个静安区的,就算不住也能等升值,而张继科,他妈把他打回去的钱都存了,说是老婆本。该怎么跟家里说其实自己喜欢男人啊,两个二十好几三十来岁的大男人,一致性的逃跑主义选择了说自己不婚。而妈妈们刷了一下微博,在#儿子不肯跟我出柜#的话题底下一拍即合,她们连八字都算了呢,特别合,能发财。

至于她们一拍即合的内容,大概是我儿子好没用以前以为他没有女朋友是因为男女比例现在觉得他连男朋友都找不到,哎呀我儿子也是放假回家都不见朋友的只知道车车车汽车跟他能过一辈子吗还跟我说四十五岁结婚他五十四都结不了愁死我了。于是她们合力付了北京三环的新小区的首付,把许昕原来的小窝和张继科的代步车都卖了,当然这些事情,被急招回家看房的许家儿子和张家儿子都是不知道的,他们只拿到了一个地址,和一把钥匙,还有时间,据说要给安网络的人开门,早点到。

满脑子WiFi的网民许先生和我有个邮件要发编辑要砍死我了的张先生,都早早地赶到了,还坐了一班电梯,两根手指戳到同一个按键,黑的那个先拿下去了,张老师发现有同一层的,头都不爱抬起来了,只盯着许先生的运动鞋看,他下了我就下准没错,挺好看的也要买。然后两个人在同一层下了,许先生还给那个没精神的同行人拦了一下电梯门,但是到了同一个门口,还掏出一把钥匙来准备捅的时候,状况就不太对了。

两个人同时拿出手机查看短信,又同时对着自己手里的钥匙一顿猛看,最后许先生捅进去了,他歪头看了看张老师,觉得他可能拿错了地址,然后对着里头那道门傻了眼,张老师眼疾手快,打开了第二层门。

“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们进去吧,好像变态。”

张老师同意,并且他需要网路,他坐下了之后先安抚了编辑表示不会开天窗绝对不会要是开了他切腹谢罪,然后打给了妈妈。许先生目瞪口呆地看着张老师从平静的安抚到慷慨激昂的保证再到葛优瘫无缝切换,电话通了他都没发现。

“喂,妈~怎么回事!怎么还有租客!”

“妈你让我回家吗不是?”

甜甜的上海话和海蛎子味儿的青岛话同时响起来,许先生和张老师对望一眼,电话里传来了同样的声音,那是你们的婚房啊。哪儿啊这是,俩人对视一眼全都是,朕的大清没亡怎么没人告诉朕!

两个人被妈妈们的奇思妙想锤得跪地求饶,他们能找到男朋友,说这话的时候俩人又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睛里看见了一个胡子拉碴的张继科和今天直接穿着昨天工作服的许昕,但是他俩忽然反应过来,妈妈知道了。最后两个人蹲在地板上,忘了跟你们说,电视虽然安装了,但是沙发完全没有,家具是张家妈妈负责,张小少爷喜欢的牌子需要定制。张老师分享了一根烟给许先生,两个人吧嗒吧嗒抽完了一根,再点一根的时候都叹了口气。

“我妈以为我没人要。”

“我这不也是嘛。”

“老子可是校草。”

“谁还不是呢!”

不知道该为成功出柜开心,还是为现在的状况担忧,据刚才的电话,家具和他们俩的行李都会运过来,电话是打妈妈的,如果两个人有一个人出去住酒店,只有一个人在签收,那么,后面的话没说下去,许昕想到了藤条,张继科想到了球板,我爸是健身达人/乒乓球教练。

中午的时候两个人点了外卖,反正也没有桌子,不存在做一张桌子吃饭的尴尬,一人占据了一边窗台,草草的吃完了。并且在张老师热切期盼中,装网络的人来了,虽然他来的时候对着电话一直点头,表示屋里有俩人,一个白的一个黑的,一个胖的一个瘦的。

“你说谁胖!”

“对现在说话的是那个胖的。”

一肚子气的许先生把手机掏出来,发现张老师已经开好电脑等着了,解决了人生大问题的张继科终于抬起头来看了看许昕,不胖,白,高一点?他在心里比划了一下身高,高了一点点,等东西收完了就出差呗,怕啥,工作的时候妈妈总不能说别的了。还算相安无事地度过了下午之后两个人,非常自觉地一人一边找地方换衣服睡觉,然后发现,客卧没床,是还没组装的餐桌,他俩刚才在哪儿吃饭来着。

“我睡不了地。”

“我也是,腰不行。”

“我肩膀不行。”

“娘的。”

“要不然我出去找个酒店……”

来电话了,许昕被妈妈炮轰了,他们怎么就不能睡了两个男孩子怕什么的,敢去住酒店就绝交。然后张妈妈的电话进来了,她也要跟张继科绝交,绝交内容是他回家都自己出去吃炒海鲜吧,再也没饭了。

“娘的。”

“册那……”

床品是张老师自己背着的,他住酒店铺着的两套,许昕目瞪口呆地发现了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一个洁癖。这个洁癖盯着他的袜子,在他即将要踏入卧室门的时候把他轰了出去。许先生在卫生间忿忿不平地拆楼下超市送来的洗护套装,对自己的生活表示没有希望,在他想进屋拿个东西的时候张继科瞪了他一眼。

“不要穿着衣服坐在床上!”

“你裸睡啊!”

“穿睡衣啊你变态?”

许昕有一瞬间想冒着绝交的风险出去睡,但是他忍住了,因为,房子有他的名字!不就是睡觉吗,深呼吸,洗个澡就好了。他出来的时候张老师正在擦地,桌子也组好了,他们明天有桌子吃饭了,许昕对着洁癖室友有了一丝丝好感,但是下一秒就被破坏了。

“许昕你还滴水呢滚回去!”

日子没法过了真的。

——tbc

评论(37)
热度(286)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