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新婚燕尔·2

吸吸吸吸吸吸可爱的2出来了!耶耶耶耶!我爱我的羊!想给她发发!朋友看不看掀棉被纯打架啊!

一颗蛋卷:

【给 @栋 一个么么啾!


有她才有不当咸鱼的我!


预警依旧和之前一样毕竟三天两头我有病这件事也无法好转。




关爱作者。多多给她爱的评论。比心❤】








许老师趁着洁癖还没从浴室出来抢先占领了大床,一边舒展着他的长手长脚一边思考着哲学问题。


刚路过小区门口好像有个早点店啊不知道有没有豆腐脑吃可是真的想拦住北京那些打豆腐脑阿姨往碗里浇卤煮的手哦,我只想要紫菜虾皮鲜酱油,卤煮有股焦味不喜欢。


妈妈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要在北京给我买房子啊,上海多好啊,法国梧桐租界洋房还有大饼油条蟹壳黄生煎小笼蝴蝶酥。总之北京最可怕的也不是沙尘暴雾霾和堵车——


“许昕你怎么还没把头发吹干!你都洗完澡多久了!”


“就去就去,滴着水会怎样嘛,再说现在也不滴水了啊都晾了半干了。”


“许昕我宣布你再强词夺理就是我下一本小说的智障男配了。”


磨磨蹭蹭吹干头发感觉自己真是一条帅蟒。


然后挪回卧室准备继续表演瘫痪在床。


好可怕洁癖怎么又不见了,许大蟒心想着难道我这近视又加深了这不能吧我取景器里的世界并没有突然变模糊啊。


最后在前阳台的洗衣机前找到了正边看体育台边给衣服分类机洗手洗的张继科。


突然背上巨债在帝都做了房奴竟然还能淡定洗衣服,你们搞文学的果然都是奇葩。


可是背不背债和洗不洗衣服有什么关系呢许大蟒?


 


“边儿去,人胖得减肥,不能心安理地占据更多空间。”


张小少爷正为自己整理癖发作顺手收拾了许昕堆了一凳子的脏衣服生气呢。想想还是亏了,踢了许小少爷一脚。


“谁胖啊?你瘦得和小鸡子一样你光荣好了伐?”


被怼了一天的许小少爷也不干了,给了张小少爷一胳膊肘。


然后?然后我们这种正经小说的走向必然是掀了棉被纯打架啊。


虽然如果此时许家妈妈与张家妈妈和某著名偶像剧里那位姓江的男同学的妈妈一样热衷于听墙角拍照的话,遇到此时的情形她俩一定会在门外的未知角落抖落蹲点长出的一身蘑菇,激动地与对方击个掌。


——新婚之夜小年轻们果然把持不住啊。


——谁说不是呢。


倒也没错啦。


两位小少爷把吹干的头发都给对方揉乱了,现在一个小圆爪挡拆许大蟒先天条件优越的大手不及,被人指着痒痒肉疯狂进攻。


“卧槽……许昕你这样太贼了……”张继科同学眼角泛着红喘着气叨念着。


“难道和你一样薅着我的头发用脚踢我吗?”


所以你们两个到底几岁啊。


 


不过到底是被巨债压迫着要做好一阵的室友,打架画风像小朋友结束方式更像小朋友。


背对着背在床上拿起了手机。刷刷刷。


“册那起送好贵这小区地段行不行啊……”


“我靠半夜果然是光明正大瞎搞。”


诶诶?


“你叫哪家外卖啊?”


“就洋快餐啊,垃圾食品,对街那个购物商场那个。”


“那——凑个单?”把手机递给了张小少爷,对方瘪瘪嘴还是收下了。


“我要甘梅地瓜还有中辣掌中宝。”选好了,下单,“好了你先付一下,等下转你钱。”


最后在油炸肉类和味精佐料的香味里两人友好地互加了微信好友。还分了一对香辣鸡翅。


垃圾食品使人快乐。


 


张老师入住新房第二天下午遭遇了责编的疯狂催稿,电话那头的女声在开天窗的压力下以张继科的大耳朵都阻挡不了的强度和锐度杀出了iPhone的扬声器,可谓是声声泣血。


许昕面无表情地看完了张继科面不改色地对着总字数只有500的文档和编辑保证今晚一定交稿,然后以许昕无法理解的速度单手敲了一行字放大加粗,晚上能不能别吃外卖了?


“好好的小姑娘就不要做编辑,平时挺温柔的,一到截稿日就特别暴躁。”挂了电话的张老师仿佛忘记了是自己把小姑娘逼成了这样。


“不然咱俩请个钟点工阿姨?”负责搞卫生和做饭?不对,搞卫生这件事已经有扛把子了。


“可以的可以的,手艺一定要好,”疯狂点头的青岛小少爷,“这事儿办好了哥开着JEEP带你上五环兜风。”


“哟?看来你这专栏作家做得不潦倒嘛?”可巧许大蟒也是个爱车的主儿,“我还以为顶这种名头的大部分都挣扎在温饱边缘呢?”


“那可不,写得好长得帅,主要我还是长得可以。”嘚瑟劲儿。


许大蟒偷偷翻了个白眼。


然后戳了一阵自己的屏幕,通过师兄推荐的应用给自己这儿在网络上招贴了个招聘启事。


 


进入地狱工作模式的新房出现了比较长时段的静默,直到门铃声打破了两人背对背疯狂修图赶稿的状态。


是真的在天黑前把稿子赶完的张继科开的门。


回来路过许昕的时候就摘掉了他超大的监听耳机,示意他去厨房看一下自己做的好事。


“昕昕啊,你都老大不小了怎么还像以前那么大手大脚花钱呀?”


——得,不用自己动身了。


“对呀,你们现在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呀,单身时候的习惯别一直带到二人世界啊。”


“张家姆妈,你看我们两个以后在北京的时候就给他们两个小歪负责烧饭好伐啦?有空的时候还可以一起逛逛街的。”


“可以的呀,他们两个肯定一直吃外卖的,有的时候还懒得不吃。我家这个个子不小感觉还是没长大呀?”


“谁不是呢,你看之前没我们两个连对象都找不到哦。”


许昕和张继科摆正了自己的椅子认真听妈妈说相声,心好累。


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了,妈妈们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俩找钟点工阿姨啊?


这个软件可以说看起来不那么靠谱了啊。


师兄你碰到过这个情况吗?


挺急的在线等。


 


 


 


——tbc

评论(1)
热度(190)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