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新婚燕尔·3

【和 @一颗蛋卷 我的羊的联文,先婚后爱,我仍然负责神经病的部分,羊我们一起奔跑吧,反正没大纲嘻嘻。


摄影师许昕×专栏作家张继科。


自觉评论,关爱作者,虽然我不按套路出牌,但是你们要爱我。】



他们兜不了风了,许昕想,他妈妈正在厨房里忙着,空气里弥漫着糖醋排骨的味道,张继科还在疯狂赶稿,他的deadline基本全都挤到月底,他需要个安静的地方,所以现在正在那个空无一物的次卧里面修仙,他还有个喝水的闹钟你知道吗。

“龙龙有什么?”

“妈……你叫的太亲热了……”

“你管我啦!”

“我说他有个喝水的闹钟,防止他把自己渴死了。”

“好主意嘛,你也设定一个。”

“我我我就不用了吧,我又不会三小时不出房门一步……”

“你不会?”

“我……会吗?”

“快点!”

“哦……”

许先生真是觉得妈妈过于敏感,要是喜欢旅游就出去玩嘛,来北京玩干嘛还要打听他的动向,赶地铁来做饭很累的,他又不会跟张继科打起来。哦不对,他头皮还疼呢,撇撇嘴之后开始收拾餐桌,然后准备把张继科叫出来,站在门口敲敲门发现没人应答,推门发现张老师歪着头当沉思者。

“哎。”

“嗯?”

“吃饭了,我妈做糖醋排骨。”

“嗯。”

“怎么啦……”

“卖钱了……”

“嗯?”

“有人买我版权了,卖钱了。”

“多少啊?”

“四百多万。”

“卧槽牛批!”

“昕昕!”

“妈我下次不敢了……”

“阿姨中午好~”

“哎~嘴真甜,洗手吃饭。”

张老师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放空的状态,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太快,编辑昨天跟他干架的时候还没说这事儿,今天非要视频,然后隔着屏幕眼泪巴巴地告诉他,卖出去了,谈妥了,出版社跟公司,都好了,大纲钱已经给了,全本发过去了他们说行,他成了。

张继科一边嚼米饭一边发懵,他想到了电影和电视剧,里面那些小人物挣扎了一辈子,都没成一个角儿,他以为他会做一辈子梦,因为他写不出来那种书,就卖钱的那种。现在也不是成了,刚刚开始呢,他卖了一本不代表能卖出去第二本,可是现在的感觉就像比赛得的第一分,像是泥沼里的光,张老师抑制不住地多愁善感。

“昕昕啊,你坐那么远干嘛!”

“因为他胖到我了。”

“对他昨天吃饭的时候就这么说我的,妈你评评理!”

“哦哦哦,阿姨对不起!”

“昕昕你是胖了。”

“哎?”

许先生委屈,一屁股挪的更远,嚼吧嚼吧脆骨狠狠地咽下去,就像嘴里的是刚才乐得跟小核桃似的张老师,张老师看了他一眼,把装糖醋排骨的盘子往他那边推一推,继续吃青菜。好吧张老师还是个好人,排骨真甜啊,许昕想了想自己开展览然后卖四百万的日子,也不是太远。

吃过了之后许妈妈就走了,她跟张妈妈约了去看摆件,两个小男孩子需要些实用的东西,像是电子钟温度仪,沙发旁边的小桌子,放东西的小盒子,之类的,两个妈妈手挽着手,简直觉得儿子没有自己活不下去了。

许昕转头看看张继科,他看着一点都不像是非常高兴的样子,四百万诶,他俩虽然没有缺过钱,但是这么多钱,第一次听身边的,这么近的人说自己刚才赚了四百万,而张老师居然丝毫不激动。

“龙龙……”

“你几岁?”

“啊?”

“问你几岁。”

“二十七……”

“我二十八,不许叫我小名儿,叫哥。”

“真的假的!”

“骗你老子是小狗。”

好吧反正这个日天的样儿不像是骗人的,许昕瘪瘪嘴,屈服了。

“哥。”

“再叫一声。”

“上瘾了还!”

“我弟弟上大学我都挺久没见了。”

“亲弟弟啊?”

“表弟,叫周雨。”

“这名字……有点耳熟……”

“怎么可能!”

“想起来了!就那个常年唱吧打败0%的人!他们做过我们俩的唱吧混音,题目叫,叫,一边怀孕一边流产!”

“也……没那么难听……”

“你们可能是亲生兄弟。”

“滚你大爷。”

“哎对,我要问你为什么不激动啊,你赚钱啦兄弟!”

“我还没收到短信。”

“啊?”

“转账短信,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许昕竟然无言以对,要是他他也不敢信,这时候多不容易,他自己拍图修图,拍风景拍明星,有时候拍纪录片在深山老林里泡着,要是突然有一天有人愿意要他那一箱子硬盘,他得开心得扇自己一巴掌才能确定。

“我没扇自己嘴巴,但是我拿剪刀给自己戳了一下,挺疼的。”

“大爷你傻啊!”

许先生差点被呆萌小作家吓飞,屋里连个医药箱都没置办呢,他火急火燎地跑到楼下买了个现成的,出门之前还忘记带钱包了,刮了自己所有的口袋勉强够数,蹬蹬蹬跑得楼道所有灯都亮,然后进门,张老师还跟他出去之前一样,袖子挽起来坐在地板上,屁股底下是那个临时沙发,简称小马扎。他正半张着嘴发呆,看见许昕进门了对着他笑了一下。

许昕有点不确定现在的心跳是不是跑的,但是他觉得是跑的,因为张老师塌着肩膀,胡子没刮,整个人混合着狂喜和呆滞,完全是一副没有魅力值的样子。他把碘酒擦到那个伤口上,张老师一动不动,贴了创口贴也毫无反应,然后忽然站起来,对着许昕的发顶深吸一口气,许昕还以为张老师这么快忘恩负义恩将仇报,要呸呸他了。

“许昕。”

“嗯。”

“你听见敲门声了吗?”

“没有。”

“我想到怎么写了!”

说真的,他拍日出的时候也是这个鬼样子吗,许先生捏着棉签扔进垃圾桶,然后真的听见了敲门声,这他妈的就吓人了。哦是送沙发的,还有张妈妈,许昕看了半天,发现自己妈妈真的没跟来。

“她去逛颐和园啦,我鞋子不合适,就没去。”

“哦,阿姨,下,下午好。”

“你也好,沙发喜欢吗?”

“喜欢喜欢!”

“你都没看呢。”

不用看,那个沙发的架势带着舒服样子,像是张继科,就算不刮胡子穿荧光绿,也长了一身好骨头,他超想拍一下这位,但是不好开口,许昕暗搓搓地想,要是以后成了朋友,一定一定要拍一套,就让他站在风里随便走都行,那天无论天气好不好都可以,反正,反正,张老师这个人本身,是好看的。

——tbc


评论(30)
热度(199)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