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獒】新婚燕尔·10


【先婚后爱梗。原来是和我羊 @一颗蛋卷 的联文,但是因为她好忙了,所以可能暂时是由我,和超可爱八岁外援杯 @喝他三两杯 来更新!


摄影师许昕×作家张继科。


今天的友情客串:一句话肖战爸爸!谢谢肖战爸爸给他点掌声好吗!】


真的生气了,张老师。

许昕闷闷不乐地窝在沙发的一角看猫和老鼠,惊讶地发现这个玩意居然是几个画师合作的,风格差异好大,张继科看着好气哦,因为他在疯狂的吸地。疯狂的不好说,许昕的手机响起来,妈妈回复了他,面膜什么的需要寄到好几个地址,他悄悄地约了顺丰小哥,力求用iPhone不大的屏幕把自己的脸完全挡住。

“许昕!”

“哎!”

被发现啦,许先生端端正正地坐好,张老师把吸尘器的线卷起来放到墙角,然后超生气的吃了一个海苔。许昕提醒了自己好几次要严肃,还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终于忍住了没有笑出来。

“你不可以把我当小孩子逗!我是哥哥!”

“我错了……其实还有明信片带给你……你可以,下次微博抽奖……”

“哪里!”

“喏。”

许昕鼓着脸颊垂着眼睛装可怜,把那套选了很久的明信片送到张继科手里,并且期望他喜欢。张老师矜持了大概三秒钟,然后就仔细地观察起来,一边观察一边发出哇——这样的声音,许昕承认了他有点开心,好了是特别开心。

“喜欢吗?”

“才不抽奖,我要自己留着。”

“原谅我啦?”

“勉强。”

“那晚上我们出去吃饭!我赚钱啦!”

“吃什么!”

“吃海鲜!”

“不吃虾!”

“可以~”

问题圆满解决,许昕被赶去洗衣服洗澡,张老师回屋子里面把门关上,拎起那本多要的样刊摸了一下,放下,再摸一下,犹犹豫豫地放下,最后下定决心似的,抄起书就去敲许昕的房门。

“许昕许昕!”

“哎来了来了!”

“给你!”

“啊……”

超凶的张老师,给了他一本书,叫什么——《不法之徒》,作者,张继科。咦咦咦!是张老师的书!没有现在流行的那些花里胡哨的封面,就是端端正正地写了书名,和张老师的名字,许昕郑重地展开,然后被序言给惊了,肖战。

肖战是那个光头,那个特别凶的,许昕唯一一次拍新闻稿,长得像黑社会一样的企业家,写了一本教材好像是,杂志社要报道他,但是怎么长成那样啊太吓人了。吓懵逼的许先生把书合上了,去把衣服拿出来晾上,又把自己洗白白,生怕小张老师的朋友大光头过来用那种凶恶的表情盯着他。

不行,想起来就一阵恶寒,赤身裸体的许先生站在淋浴底下神游,眼前浮现了大光头的表情,差点没哭出来,一直到吃饭都萎靡不振。张老师十分好奇,但是又觉得是累了,没好意思打扰许先生,就赶紧吃完了回去了。

结果吃撑了半夜都睡不着,许先生的房间倒是黑黑的,应该是真的累了,小张老师把窗帘掀开一角,发现天黑得很,应该是有一场大雨,刚刚生出这个想法眼前就一亮,打了一个闪电。哦,大雨,大——雨!

第二天张老师忧愁地发现,雨已经不能说是雨了,北京的排水系统负荷不了这么大规模的降雨,街上一片汪洋,而且还在下,张老师端着一杯蜂蜜水,喝一口外面的雨跟瓢泼似的配合他一下,一杯蜂蜜水喝完了倒是不配合了,仍然在下。

“你干嘛呢……大半夜的……”

“许昕,都八点了,哪里半夜,你发烧了吗?”

张老师碎碎念着拿着杯子走去厨房,路过许昕的时候带着开玩笑意味地摸了摸他的脑袋,热的,湿的,他怕自己手太凉摸错了,把额头凑过去试了一下。真的发烧了啊,许昕。张老师把杯子放下,扛起许昕就塞进了被窝里,许昕挣扎未果,微弱地扑腾了两下。

“我要喝水……”

这边张老师已经拨通了妈妈的电话,他脚底下走来走去的,电话一接通差一点喊起来,他扁扁嘴,把许昕按回被窝。

“妈妈许昕发烧了……”

“给他吃退烧药,电视柜抽屉里有的,还有烧点热水,倒三大杯都叫他喝光了,盖好被子啊龙龙!”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去……先拿退烧药!”

“你给自己吃一颗不要也病了啊乖乖。”

“知道啦~”

张老师找到了退烧药,一抬头发现许昕跑出来了,急忙地按回去盖好被子并且威胁他再起来就打他之后,急匆匆的跑过去烧热水。热水好了又不能马上喝,许昕眼巴巴地看着呢,张继科又找了一个碗装了冷水,鼓着脸吹吹吹,终于叫他把药吃掉了。

“苦苦的……”

“那,我给你一点糖。”

进了厨转圈圈的张老师翻箱倒柜地找到了糖罐子,舀了一小勺到杯子里,抱着糖罐子回到了床边,许昕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水,又被捆得严严实实,不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张老师忙忙叨叨地又去煮粥了,伴随着张家妈妈米要多洗几次,水要冷水的嘱咐。

眼睛有点热,许昕躺在被子里,额头上搭着湿毛巾,手里握着一杯糖水。他还以为自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金刚不坏七十二变,从家里出来也好几年了,他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走了很多路,没有不行的时候。现在他觉得没有不行的时候是因为不敢,如果病了有谁照顾啊,烧到三十九度都爬不起来烧水,后来他就学会多穿衣服了,装帅耍酷都没有身体重要,他试过狂欢之后回到空荡荡的家,后来他就不出去凑那种热闹了,回到家里只觉得很累。

粥来了,张老师,飞快地搓了几下手指,被烫了吧,那个锅子还是自家姆妈买的,用来煲汤煮粥都好,只是要戴手套啊。许昕捏着勺子,抬起脸来对着张继科笑了一下,那个紧张的哥哥就放松了,他们都是自己生活的,哪里照顾过别人啊。

“谢谢。”

“你要是病死了……谁给我带海苔啊……”

看吧,这个人,很可爱的。

——tbc


评论(32)
热度(173)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