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獒】张继科饲养手册·5


【突飞猛进放飞自我飞来飞去。


王皓×张继科。


我觉得我今天超厉害更了比较长的一章所以我希望你们都评论我怎么样没有标点符号憋不憋啊哈哈哈哈哈。】


5.摸了尾巴要结婚的。


张继科被他摸愣神了,后知后觉地发现王皓的手指正戳着他的尾巴,嗷一声窜起来捂住了屁股,王皓眨眨眼睛,看着小兔子迅速红起来的眼圈,不明所以地伸手想把他抓过来。

“你你你你!”

“我怎么了?”

小兔子气得直跺脚啊,在屋里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大老虎,委屈的都要掉眼泪了。

“你怎么能摸我尾巴呢!”

“不能摸吗……”

“完了……”

王皓还是抓住了小家伙,把他按在自己腿上,一脸不明所以地听着他碎碎念。只见张继科摸过手机,开始是咬牙切齿地拨号,然后气势消失,弱兮兮的等着接通。

“喂……我的尾巴被摸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太怕了!好嘛好嘛我知道了!你不要过来!他是,是个好人,还是冠军呢……我没有看见冠军就激动!我不跟你说了你光会骂我!你快点把结婚手册发给我!”

结婚……

小家伙虽然十分生气,但是不自觉的就把脑袋靠在了王皓肩膀上,打完电话之后噘着嘴好半天才把头抬起来,睫毛扫着王皓的下巴,痒痒的,心也痒痒的,王皓都要忍不住去挠挠了。

“你摸我的尾巴!我就是你的了!我本来要跟兔子结婚生兔子的!现在跟你结婚!就要认你当主人!妈的我好生气!”

张继科咆哮着解释完毕,王皓还在结婚这个字眼里打转,又接收到一个新的词,主人。大老虎眨眨眼睛,握着小家伙的腋下把他提起来,两个人并排坐到床上,伸手去捏了捏肉垫,突然感觉到了十二分的惶恐,好像闯了祸了。

“那是什么?”

“你们没有吗?”

“没有……可能……那个……吃肉和吃草的……不一样……那个……”

“我知道你是人的。”

“那你还怕我吃了你?”

“人才最可怕!什么都吃!”

“哦……”

“我们兔子是很脆弱的,就算变成人也不稳定,祖先曾经寻求过人的保护,流传了一个契约。”

“是尾巴……”

“尾巴是最后一步,要是连尾巴都能给你看,那就是很亲密的关系了。所以你要保护我,我作为交换,要跟你达成契约。”

“刚才你打电话说……结婚……”

“嗯,刚才是我们兔子的监护人。其实不是的,对我来说是结婚,你只要保护我就可以,你是主人。”

不公平……王皓没说出来,小兔子好像已经接受了,他捧着手机专心致志地看监护人发的消息,时不时拉着王皓的手在掌心划来划去,最后找了一张纸蹭蹭蹭几笔画完,点点头开始正式操作。

王皓被他拖来拖去,忍着忍着突然就不肯配合了,张继科歪着脑袋,不知道突然怎么了。

“别搞了。”

“这个是我们兔子要发誓,你真的没有责任的。”

“所以叫你别搞了,摸了你的尾巴我很抱歉,完了,就这样,你去跟兔子结婚。”

“你不要我?”

“我不是!”

“我不是个好兔子吗?”

“哎呀都说了不是!这对你不公平!”

小兔子眨眨眼睛。

“不会啊,而且这是契约嘛。”

他终于选好了位置,在王皓手心画了个阵然后噗叽变兔子跳上去。王皓愁眉苦脸,没有魔法效果,就这样普普通通变兔子然后往他手上一蹲,就完事儿了,他甚至不知道契约的内容是什么,这对他好像也很不公平啊。

“好啦!”

小兔子蹦蹦跳跳地跑去洗澡了,留下王皓继续愁眉苦脸,他连对象都没搞,就弄了个兔子结婚,这可怎么办哟。浴室里哗啦啦响了一阵,张继科浑身香香地跑出来,内裤也不穿两条小白腿晃来晃去的。

“穿上裤子……”

“卡尾巴。”

“尾巴收回去。”

“憋。”

“你以前怎么能憋住!”

“以前我是没有主人的兔子!”

“我操……老阔疼……”

张继科理直气壮,王皓无话可说。最后决定出去练球,练球就不能露出尾巴了吧,可是他脑袋上的耳朵仍然引人注目,教练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

“小科啊……”

“哎!”

“小胖过来!”

“你别过来!”

“他不敢了,绝对不揪耳朵。”

“你发四。”

“我樊振东,再揪兔子耳朵天打雷劈。”

“好吧……”

小兔子撇撇嘴,勉强接受了小熊猫的道歉,小樊表示抗议,他不是小熊猫,教练驳回抗议,兔子说你是熊猫,你就是熊猫。

“那……你也咬他了,握握手吧,和好了?”

“打一局,打赢了和好!”

“嘿小熊猫!”

“怎么着小兔子!”

二十岁的小兔子对战十一岁的小熊猫,action!

大比分三比零。

张继科手长脚长专发短球,谁比较小一目了然,愤愤不平的樊振东,气着气着就哭了,王皓终于没忍住跑过来,抓着小兔子批评教育,怎么能欺负小孩子呢,我们是严肃的队伍,怎么也得放一个啊。

那边王大团安慰小熊猫,等你长高了,也发短球。

“可是我长大了他也长大了啊。”

“嗯……”

思路清晰,教练无话可说,塞给他一块糖。

张继科趁着王皓碎碎念地训他,扒拉着结婚手册,刚才着急光看契约了,后面的都还没看呢,包罗万象啊,甚至,甚至最后还写了,写了那种东西。

小兔子耳朵从粉色变成深粉,吓得王皓不敢再训,伸手摸摸热乎乎的毛耳朵,紧张地问张继科,是不是真的fei死。

“不是……”

“啊?”

“妈的契约里怎么连不能撒谎都规定了我日!”

“不许骂脏话!”

“哼。”

“怎么了,耳朵疼?”

“不是。”

不能撒谎但是可以不说,于是小家伙跑掉了,跑到教练身边,问球,打得好不好棒不棒有没有缺点?教练领着小家伙讲发球,眼神一直往脑袋顶上飘。越飘越放肆,最后小兔子一梗脖子,想摸啊,打一局!

打完了张继科坐在凳子上给教练摸耳朵,扑棱扑棱的,软乎乎,毛茸茸,教练极力克制,脸上还是出现了笑容。结果下午的时候,八一全体,排着队跟张继科打球,然后排着队摸兔子。这个赛季,你们都药丸,我们根本不承诺不率先使用张继科。

王皓憋了一肚子火,但是一想想自己要是仗着主人什么的,要张继科不许给别人摸耳朵,那不就是无耻了吗,只好看着谁赢了张继科,接着就去揍他,直接打秃,一球不放。晚上两个人都累趴了,张继科起来洗澡,王皓趴在床上思考人生,过一会儿张继科光着屁股露着毛球出来了,王皓的人生被打断了。

“张继科。”

“嗯!”

“没事儿,你用不用厕所,我要洗澡了。”

“不用你去吧。”

他眼睛亮亮的,把王皓闪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爬起来洗澡。洗完了澡发现张继科正在看电视,凑过去发现是动画频道,那个黄色的发糕吹了个泡泡,张继科笑得跟傻了似的。王皓凑过去揉了揉他的耳朵,把他搂进怀里盖上被子,张继科恋恋不舍地关掉电视,回头在王皓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晚安!”

不能输啊,王皓咽了一下口水,捧着张继科的脸吧唧在他嘴上亲了一口。

“晚安!”

特别凶。

——tbc


评论(41)
热度(214)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