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笋鸡】最萌身高差·2


【哭唧唧。】


手软脚软的张继科哥哥被抱着坐到了床上,严格来说这是第一个靠近他的alpha,藏獒先生被信息素烘得脸热心跳,恨不得扎到冷水里冷静冷静,但是身体却违背意愿地在孙杨胸膛上蹭了一下,真舒服!

被蹭了一下的大白杨觉得这可能就是同意了吧,想想队医的嘱咐,先用手摸了摸后颈,然后嘴唇贴上去磨蹭了一下,露出尖尖的犬齿轻咬,用嘴唇吸吮那一小块皮肤,张继科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被他迅速地压制。被咬破的皮肤仿佛烧着了,另一个人的信息素注入了身体,混沌沌地觉得难过,可是身体却相反地觉得舒服。

孙杨舔了舔自己咬出来的伤口,张继科整个人都被汗湿透,热气蒸腾着散发出美妙的费洛蒙,年轻的alpha从背包里掏出温和的b类抑制剂戳在胳膊上,伸出舌头留恋地舔了舔张继科露在外面的皮肤。

他俩都睡着了,张继科反而先醒过来,异常的信息素水平因为暂时标记安静了下来,空气里是自己的味道,孙杨的味道几乎没有,他坐在床上捏捏太阳穴,浑身酸痛像是——我操?藏獒先生撩起被子,撩起衣服,抻开裤子,浑身上下把自己摸了个遍,我没有被操,很好很好。

脖子上有个小小的血痂,垃圾桶里有个针筒,张继科眨眨眼睛,伸手捏了捏环在自己腰上的胳膊。

“孙杨?”

“嗯……”

“你打抑制剂啦?”

“嗯!我乖不乖!”

“特别乖。”

两个人交换过信息素之后好像获得了一种奇异的亲密,张继科窝在孙杨怀里,孙杨搂着被子和张继科,时不时用下巴蹭一下他的发顶。接下来这几天都要这么度过了,要同吃同住,要通过肢体接触,通过——通过唾液,来稳定信息素,张继科有点不好意思,可是alpha没太在意的,午休的一小会儿也会跑过来坐在旁边吃饭,然后滚在一起玩手机,临走的时候啵叽在脸上亲一口。

“张继科哥哥我走啦。”

“拜拜。”

跟养了个什么大型宠物一样,藏獒先生美滋滋地想,转眼就刷到了孙杨的路透,他从乒羽中心出门被外头的球迷堵了个正着,签名合影甚至还抱抱了。

抱抱了。

Alpha刚刚离开,omega 的信息素正在低峰,张继科很唾弃这种生理因素导致的心理变化,可他觉得不舒服,领地被侵犯的感觉。明明孙杨也只是过来陪他度过难关的,国家队大多都是alpha,omega身体素质虽然也好但是容易受伤,能打到主力层的少之又少,要是分化成alpha就好了,可是他比其他人更敏锐,反应更快,这都是他的优点,藏獒先生钻进了牛角尖,开始无限地嫌弃自己。

这几天孙杨都不晚训了,因为要过来陪着张继科,今天照例提前离开了游泳馆,去乒羽中心的宿舍找哥哥,进门之前就觉得不太对,整个走廊都是炸鸡味,张继科调换了宿舍,在转角的里面,为了防止事故。幸亏现在楼里没人,要不然这种程度可能会招来全体alpha,捍卫的本能让大白杨走得很快,他哐的一声推开门,只要两步就走到了床边,对着omega 的脖子就是一口。

被咬着脖子的张继科激灵一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孙杨松开牙齿,舌尖在牙印上扫来扫去,最后重重地吸吮了一口。

“喂!”

“张继科哥哥,我也是有alpha的尊严的,你不要这样好吗。”

“啊?”

“我们没有完全标记,你刚才那样会把别的alpha招来的。”

“你还跟别人抱抱了呢!”

“我没跟别人抱抱。”

“今天下午!你跟一个扎小辫子穿粉色小裙子的!”

“我没有抱她,她抱的我。”

“那也——”

“那你咬我?”

大个子alpha把后颈亮出来,alpha也有腺体,但是那不是用来标记的,基本算是一个不能碰的地方,两个alpha互锤最过分的行为就是咬对方的腺体,跟杀父之仇一个量级,张继科伸手摸了一下孙杨的脖子,他哆嗦了一下,但是没躲,反而弯下一点腰来把弱点更近地送到面前。

“你咬我吧~”

他突然笑起来,眼睛亮晶晶的,露出一排不太整齐的牙齿,一个劲儿地凑过来让张继科咬他,小藏獒搞不明白怎么回事儿,但是今天下午是真的吃醋,不咬白不咬,咔嚓一口咬在alpha后脖子上,只是这里不像omega一样是个弱点,皮肤的质感也是硬的,张继科用了点力气还是没留下什么深刻的痕迹,松开嘴之后只剩下一个红红的口水印儿。

小藏獒不满意地咂咂嘴,蠢蠢欲动地想要再来一次,咬人真好玩,alpha都能随便咬人,omega只能被咬,太不公平了。孙杨看着乐颠颠的哥哥,呼啦一下抱着他,亲亲他的耳朵揉揉他的肩膀,最后在嘴唇上磨蹭了两下,把粉色的唇瓣含进嘴里吸吮。

“唔……”

“你咬了我,我就是你的了,你不能反悔了!也不许找别的alpha标记你!”

张继科都没来得及反抗,大白杨就自顾自地宣布了从今天开始大鱼属于小狗了,好吧,孙杨的信息素里确实是有了一点点炸鸡的香味,但是,但是自己身上的小笋干味儿更多吧,这alpha怎么自说自话起来了。

“凭什么呀?”

“你都咬我了!”

“你还咬我了呢,不一样抱着别人。”

“我没有!”

“照片为证!”

“我,你!呼——”

“不是,你你你,不许哭!”

“(ಥ﹏ಥ)”

好像有点不对,张继科从抽屉里拿出了纸巾,呆滞地给孙杨擦擦眼泪,孙杨抽抽噎噎地坐在床上,一边擦鼻涕一边瞪他,最后不哭了,指着自己的脸。

“亲我……”

小藏獒凑过去啵叽一下,被大白杨抱在怀里,还能感受到他吸气的时候身体的颤动,怎么办,觉得自己是个罪人,虽然是个alpha,但是是个二十一岁的宝宝,还被自己气哭了,但是刚想道歉又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妈的。

“我没有抱她,她抱我了,我妈说对女孩要有礼貌,我没推她。”

“嗯,你没抱她,我知道啊,好了好了。”

张继科哥哥给宝宝擦擦委屈的眼泪,捧着他的脸给了个亲亲,宝宝抱着哥哥继续哭诉。

“还有,你刚才,信息素都那样了,万一要是有个alpha,把你给标了,我怎么办啊?”

“对不起对不起。”

“我都让你咬我了,你怎么不相信我啊。”

“我错了我错了。”

“你再咬一口吧。”

大个子alpha动作别扭地把脖子凑到张继科嘴边,张继科伸手挠了挠他的后背,孙杨不为所动,非要他再咬一口。

“啊——”

“你咬吧。”

“啵~”

“你怎么不咬我!”

“这是给你盖个章,你以后就我的了,我的alpha,别人不能抱,下次有人抱你,你就说不行,听见了没。”

“嗯!”

“放我下来,吃饭。”

“我想抱着你吃……”

这叫什么事儿!

最后还是抱着吃了。

——tbc2


评论(24)
热度(184)
© 狗子v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